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Knights全员〕摸鱼 1

#哨兵向导AU

#不打tag了都是乱写的【

#不定期随意更新【

 

 

01.所有的架空背景都以濑名泉开头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办公室门口申请箱里的纸张堆到溢出,强行塞进去的申请书大半部分还张牙舞爪地露在外头,这让站在门口的银发男子看着就头疼。

    怪不得管理部的人时不时给他发邮件,建议他们“提升办公室的设施水准”,濑名泉还奇了怪了,他们团平均两个月才回「塔」一次,每次待不过三天,把办公室搞得那么舒适干嘛?

    打开终端瞧了瞧天气:傍晚时分开始下雨。

    濑名泉满意地合上终端机,走了。

 

    这次休假只有32小时,他可有比“看申请书”要来得重要一百倍的事情。

 

    第二天早上站在办公室门口的是个金发的美男子,只听见他一边嘟囔着“浪费了可爱的孩子们的心意”一边处理着几乎都被雨打湿了的申请书。

    看不清的就丢了,银发的恶魔早晨这么跟他说,运气也是检验能力的重要一环。

    “Good、Good morning!”背后突然响起声音。

    也不能算“突然”,鸣上岚早就感觉到从走廊那头传来的气息,训练生的一大特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气味,稍微一激动就把味道散得到处都是。

    “早上好喔。”鸣上岚转身,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

    来者果不其然穿着白色的训练服,一头红发有些湿漉漉的,大概是拜从清晨就开始的训练所赐。「哨兵」,还是「向导」?鸣上岚打量着这个比他矮了一头的训练生。空气中洋溢着刚出炉的蛋糕的香甜味道,更偏向于「向导」的具有安抚作用的气味,但在[混合型]日益增多的今天,鸣上岚也不敢妄下结论。

    “请问…『Knights』的入团申请,截止了吗?”那个训练生小心翼翼地问,捏着申请书的手指无意识地搓着纸张。

    按理说当他开始收拾的时候申请就算截止了,但鸣上岚转念一想,笑眯眯地说:“正好,你是踩线的那个。”

    “真、真的吗!”训练生激动地冲上来——空气里的甜味更重了——猛地一鞠躬,把申请书高高地举过头顶,“请您收下,Please!”

    鸣上岚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团砂糖撞了个满怀,饶是他也有点儿接受不了。

    ‘这控制信息素的能力还真是……’心里嘀咕着,鸣上岚嘴上还是说着那套官话:“申请通过的话三天内会发邮件给你,要记得查看邮箱哦。”

    “是!那我先告辞了……”一副松了口气的表情,空气中躁动的信息素也平缓了下来,那个训练生朝他致礼后,转身就要离开了。

    “等一下,”鸣上岚突然叫住他,“你叫什么名字?”

    手中的申请书上肯定工整地写着对方的名字,但鸣上岚就像是被鬼迷心窍了一般。

    “在下真是失礼……!”赤发的训练生一下子莫名的慌张起来,朝着他又是一个猛鞠躬,头发上挂着的汗珠都被甩了下来,“吾名朱樱司,还请您多多关照!”

 

 

 

02.简单粗暴的新人应对方法难道是关怀的体现

 

    “还保留着‘请您多多关照’这种语句,这是刚进「塔」的新人?”濑名泉把看到一半的申请书拍在了桌上,“『不纯熟的训练生』和『新人训练生』之间可是相差着十万八千里,なるくん不会不知道这点吧?”

    “但是——”

    “你想说,‘但是对方看起来是个好孩子’这样的话吗?”濑名泉在他说话之前就怼了回去,“『Knights』又不是育儿所,没有实力只会拖后腿,还是说你想看到今年我们掉到『竞技赛』的末尾去?”

    鸣上岚一撇嘴,不说话了。

    “怎么,有话就说啊。”濑名泉看着对方一副欲言又止却别开脸的模样就来气。

    “泉ちゃん不是人家肚里的蛔虫吗,不是不用开口就知道人家想说什么吗。”鸣上岚笑得温柔和煦。

    “谁要做你肚子里的蛔虫,恶心死了。”濑名泉下意识地迅速反驳。

    眼见着公休室里的信息素像暗涌般一点点涨了起来,趴在桌上的黑发少年挠了挠耳朵,打了个哈欠:“好啦~还有别的申请书呢?”

    “全部都被雨打湿了啦,”鸣上岚秀出那一沓湿得还能往下滴水的废纸堆,“要不是那孩子是亲手交给我的,恐怕今年连一张都保不住。”

    “这可是「塔」里的『雨』欸,泉ちゃん一开始就该知道的吧?”

    「塔」里的天气变化全部靠系统调控,每次的『雨量』都精准地控制在小数点后三位,完全是为了区域中的植物生长而设置的区域调节。

评论
热度 ( 4 )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