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石青】骤雨当日逸事

#正在往恋爱期过渡的石青

#本丸日常

#非花丸人设

 

 

 

 

    本丸突降暴雨。第一部队出门时还是夏日艳阳,返程一踏进本丸的大门就被淋了个透心凉。

    一同出阵的审神者在众人的注目下茫然地摇了摇头,然后一边喃喃着“这可不是我的问题吧”一边挥手示意部队解散,连衣服都没换浑身湿漉漉地就跑去联络政府了。如果压切长谷部在第一部队里,肯定能追上跑得溜烟儿快的审神者,先劝阻更多是威逼他去换干燥的衣裳。只可惜长谷部不在,剩下第一部队的队员们面面相觑。

    “解散吧。”队长山姥切国广的披风已经湿透了,雨水从额前的帽沿流下像是一道遮在他面前的雨帘。

    “啊啊,我已经湿透了呢。”笑面青江扯了扯变得厚重的白装束。歌仙兼定从他身边走过忍住了没有翻一个风雅的白眼。

    “大家记得去洗个热水澡,”烛台切光忠抓了把头发苦笑道,“别因此而生病了。”

 

    第一部队回到本丸后方的部屋,发现他们不是唯一的受灾者。在院子里玩耍的短刀、今日的畑当番,都被淋成了落汤鸡。澡堂里的热水已经烧起来了,岩融带着短刀们成了第一批“顾客”。

    “远征的部队呢?”山姥切接过堀川国广递来的毛巾擦拭着头发问。

    “第二部队还有半个小时,第三部队还要两个小时左右。”蜂须贺虎徹回答。

    “看来不像是因为审神者自身灵力的波动,”烛台切说,“远征的天气会不会也受到影响?”

    “啊!兼桑……”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在担心。

    挂惦的人不止堀川一个,笑面青江摘下白装束放进洗衣篮,想起早晨一眼扫过的安排表,三条家的半数似乎都在第三部队里。

 

    联络完政府的审神者摊手表示对天气的骤变无能为力,话还没说完就被众人劝走去泡澡了。待到第二部队归来,果不其然,远征的半途中也下起了暴雨。鸣狐的小狐狸从他怀中跳下甩了一地的水,然后推着饲主的小腿肚催促他去更换湿透的衣服。

    暴雨使午后的天色变得昏暗如同夜晚,气温也降低了。灯点了起来,暖笼被搁置到了屋子四角。审神者突发奇想将几间活动室之间的隔门拉开,兴致勃勃地要求所有人今晚要带着被褥来“合宿”。从澡堂回来的短刀们就在打通的屋子之间奔跑嬉闹着。

    胁差和部分打刀被安排在第二位去澡堂。青江笑着摆了摆手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蜂须贺。虎徹家的二哥把还在满屋子跑的浦岛捉了走。

    山姥切国广速战速决,回来通知说清扫和距离新的热水烧好还得有段时间。剩下的人都表示不介意,青江自然也是。

 

    令人惊叹的降水量无论对第三部队的哪一个人都不友好。三把太刀和三把大太刀被大雨硬生生拖低了机动值,其中五个是因为衣服吸了水如重千斤,另一个是因为伤心自己的毛发。第三部队踏进本丸的大门,带着远征中罕见的黄脸。鹤丸国永在头顶的雨水终于被屋檐挡住后忍不住甩了甩头,倒真像只蔫儿了的鹤了,嘟囔着:“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石切丸在门厅就不得不解掉了湿透的狩衣尽量拧干了避免弄湿走廊,在回房的路上迎面遇上了人。在心中叹了一声,石切丸还是露出了带着疲惫的笑容:“青江君。”

    “哦呀,石切丸殿,”来人笑了,“这可真是有些狼狈啊。”

 

    石切丸将身子没入热水中后发出了一声由衷的赞叹。热水对于人类的肉身来说真是有着奇妙的治愈能力,只需要短短几分钟就能消除躯体上的疲劳。离他不远处小狐丸的身形逐渐被氤氲的水汽遮得朦胧,而小狐丸盘起头发的身影使石切丸想起了在走廊上遇见的人。

    盘着头发、手里拿着洗浴用品、正要往澡堂去的笑面青江,是当时石切丸潜意识里最不想见到的人。

    而现在,当热水缓解了他肌肉的酸痛,也使石切丸的意识进入一个平稳安定的状态时,笑面青江就这样冒出在他的脑海里。

    即使不在身旁,待在同一池热水中也好。

    这样的想法出现时石切丸猛地一惊。

    他连忙捧了把水泼在自己脸上,喃喃道:“平常心、平常心……”

 

 

    迟来的晚饭后所有人都抱着被褥陆陆续续出现在审神者规定的“合宿”屋里,不知是从谁起的头,一场无可避免的枕头大战开始了。在事态升级前审神者叫停了这场“战役”,命令所有人找个地方躺好。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互相气鼓鼓地“哼”了一声,却还是把被子拉到了一起挨着躺下。大体上众人还是按照原先的部屋顺序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审神者凑到短刀之间,自己跟着短刀们一起胡闹了一阵,直到被一期一振抬高了音量提醒才安分下来。

    屋外磅礴的雨声,屋内只靠角落里的灯笼提供的微弱光亮,一切像是为了讲鬼故事而存在的设置。审神者打头,鹤丸国永自告奋勇。最后由笑面青江成功地使一室寂静而告终。

    “睡、睡觉……”审神者打着结巴,一把拉上被子蒙住了脑袋。长谷部为审神者的自讨苦吃叹了口气,却又无法跨过层层‘人障’去到审神者的身边。烛台切安慰地拍了拍他的手臂。

    青江缩进了被子里,泡完热水澡吃完饱饭之后本身就容易使人犯困,暴雨带来的气温骤降让他只想一头钻进被窝里睡到天亮。

    根据审神者优先按照刀派分配部屋的习惯,对于数珠丸还没到来的这个本丸来说,独身一人的青江想躺在哪里都是合情合理的。石切丸看着面前的大胁差揪着被角把脸都遮去了大半,双脚卷着被子缩成了一团,忍不住压低了声音说:“青江君,这样呼吸会不通顺的……”

    “真冷啊。”对面的被团里传来闷闷的回应。

    “但是,呼吸会……”

    “真冷啊。”

    说了两遍。石切丸苦笑。

    “金色的蛋蛋,想要呐,”对方又说,“又温暖,又绚丽……”

    “虽然没有金刀装,不过……”石切丸拉起自己的被子示意,“还冷的话,可以分一半我的被子给——”

    “金色的蛋蛋,想要呐。”

    又说了两遍。

    青江半张脸还蒙在被子里,闭着眼竖起耳朵听,对面却不再出声了。安静后是一阵窸窣,忽然有只手从被子底下伸进来扣住了他的手腕,惊得青江差点跳起来,猛地抬头正好对上石切丸不知什么时候凑近的脸。

    “虽然没有金刀装,不过我的体温很高,不介意的话……”挪到自己床铺边缘的石切丸含着莫名的歉意笑了笑。

    屋子里渐渐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吸声,没人注意到这个角落发生的事。

    “如果身边有刀的话,你刚刚就已经……”青江喃喃自语道。

    “嗯?”

    “没什么,”青江缩回被子里,这次蒙上了整个脑袋,转了转手腕,把冻得冰凉的手掌缩进那人手心里,“很温暖。”

    “啊啊、所以说这样呼吸会……”

    “很温暖。”

    说了两遍。

 

 

 

 

===============END================

*突然下暴雨,写写日常。

 不是花丸人设却忍不住滥用了花丸梗,是我的错【

*花丸,我这辈子吃过最甜最大口的粮。

*幼儿体温的爹,能在夜晚治愈你的身心疲惫,我是说作为暖炉哦。

*感谢阅读,欢迎纠错。


评论 ( 4 )
热度 ( 85 )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