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压切宗】总有深夜难以安眠

#现paro

#一个关于床的短打

 

 

    长谷部和宗三从大学开始同居。

    在忍受了一个半月每天晚上不断把对方弄醒之后,长谷部忍痛把大双人床卖了,换了两张单人床把卧室挤得越发拥挤。

    换了床之后的第一个晚上,宗三终于可以把被子都卷进怀里,长谷部也终于能够放开手脚。单人床是小了点,但在做了一整个月把宗三踢下床的噩梦后,长谷部睡得由衷地舒爽。

    工作之后,他们从城市的一头搬到另一头。

    长谷部把宗三拉到宜家的床品区,直接给两人分别挑了两张双人床。

    当天下午两张床就摆进了卧室的两侧,好在新公寓的卧室足够宽敞,剩余的空间还算富裕,能再塞进两个床头柜和落地灯。

    两个人都是浅眠易醒,工作后的作息时间更是不尽相同。通常在早晨是长谷部把宗三从被窝里捞出来给他一个迷迷糊糊的吻后出门,深夜里是宗三放下图纸带着刚洗完澡的香味给早已休息的长谷部一个轻柔的晚安吻后上床睡觉。

    有时候长谷部回来,宗三正窝在他那张铁艺雕花的矮床上看书。在长谷部换下衬衫西裤之后他们会一起做个简单的晚餐,比如切点食材丢进去搅搅就搞定的速食咖喱,接着窝在沙发上在新闻和电视剧之间来回切换着把咖喱吃完。偶尔兴致高涨,他们就在沙发上解决。然后分头去洗澡,该休息的休息,该画图纸的接着画图纸。

    偶尔宗三的项目告一段落,他就会蜷缩在长谷部的床上等他下班。而往往是长谷部还没回来,宗三已经睡着了。当晚长谷部把宗三连人带被子抱回他自己的床上时,宗三半梦半醒地伸出手来圈住了他的脖子。第二天七点不到长谷部掀开被子起床,10月末的冷风把宗三冻得清醒。他从床上坐起来睡眼朦胧地看着长谷部收拾、换衣服、吃早饭,一头乱发炸得像游乐场里卖的粉色棉花糖,开口提议他们是不是该开始用暖气了。长谷部出门前把被生物钟拒绝早起的宗三塞回被窝里,并给他掖好了被角。

    分床睡省去了很多麻烦,虽然有些怀念相拥而眠的感觉,但两个人都不介意分开睡。

    ……也许吧。

    偶尔的偶尔,大概12月份的晚上,宗三会忽然钻进长谷部的被窝,把冻得冰凉的脚面贴上那人的小腿。长谷部会在梦中皱眉,把宗三搂进怀里,下巴抵着他的头顶,自觉地用自己热乎的体温把他捂暖。宗三会把冰凉的手伸进长谷部的睡衣里,抱着他的腰。

    或许是8月份的深夜,宗三回到卧室时会发现长谷部盖着薄被躺在自己的床上。宗三压上床时长谷部仿佛有感应般地让出一半的位置。他侧身躺下,拉过预留一半的被子盖上。只是面对面躺着,却总能勾住对方的腿,找到对方的手紧握。长谷部偶有梦呓叫他的名字,宗三在沉入梦乡前会模糊地回应一声。

    因为分离而积攒的欲望,可能比因为过分黏腻而产生的厌恶要好得多。即使哪夜辗转反侧,迈下床两三步就是治愈的良药。

    即便近在咫尺,夜里也会突然地思念你至无法自持。大概,也算是一个优点吧。

 

 


==========END==========

*和朋友聊到了婚后分床睡而产生的脑洞【

*我们都比较偏好分床呢【 

 比分房要更亲密,又有独自的空间。对于作息时间差很大的两人来说,也能更好的提高睡眠质量【

*其实就是想写写日常啦啦啦啦【被打

*感谢阅读,欢迎纠错

评论 ( 3 )
热度 ( 85 )
  1. 仓库大王Katsukixxx 转载了此文字
    理想的生活模式😭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