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石青】悄无声息

#本丸背景

#正在朝恋爱关系过渡的石青

#一个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的超短打【

 

 

 

 

    青江睁开眼的时候,月亮正挂在树梢头。

    在晚餐上喝了点酒,他醒来之后口干舌燥,坐在被窝里发了会愣,决定还是去趟厨房找点水喝。

    他站起来的时候晃了晃,试着迈出的步子还有点发飘。也许青江得承认,他喝的比“一点”还要再稍微多“一点”。但至少晚饭结束后他还是自己回到房间的。青江认为他没事,即便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认知与实际不大契合。

    摇了摇脑袋,青江抬手抓了两把睡得凌乱的头发就拉开门出去了。往厨房去的路上他还在打着哈欠。风将他披散在脑后的长发吹向一边。天气出奇古怪,白天的温度让人热得心急气躁,夜里的风却又带着刺骨的凉意。而青江毫不在意地大敞着胸口,一只手兜在衣襟里,自己感到凉快便是惬意。

    等走到了后院,目光不由自主地飘向院子里去。

    从后山砍来的竹子有些歪斜地插在泥土里,审神者不放心,又让长谷部竖了根晾衣杆在一旁用绳子绑上。花花绿绿的纸签被风吹得翻卷着,上面写的都是每振刀剑的“心愿”。

    石板路是冰凉的,还有细小的碎石屑硌着脚。青江赤着脚就踩下来了,出于他自己也不明了的原因。可能我醉了。他仿佛笼罩着雾气的脑海里冒出这样一个想法。像是什么有趣的事似的,他把自己逗乐了。

    青江站到了竹子下面。在安静的夜里,唦唦的响声使人容易陷入一种过于平静的空白。

    “心愿”这个词对于一把刀而言实在有些陌生,即便化作付丧神也不像人类那般拥有过多的欲望。刀,能被挥舞着直到折断于沙场之上,或许就算是了却作为刀的“心愿”了。在审神者详尽的解释和示例下,众人似懂非懂地写下字签。与之相比,挂上字签的过程倒是更加顺利和愉快得多。

    他要仰着头才能看见的竹子顶端的色彩过于稀疏,而到了青江跟前这一块又过于密集。粟田口的短刀们或奋力踮起脚尖,或寻求兄长的帮助,努力将自己的心愿挂在了与兄长平齐的地方。除此之外,青江还知道有些刀剑的纸签会系在相近的枝条上。比如来派,比如堀川,比如左文字。

    又比如三条。

    岩融让今剑骑在他的肩膀上,把三条家的字条都挂在了最高处。青江眯着眼睛仰头数了数:红黄蓝紫,一二三四。

    青江知道是谁磨磨蹭蹭,让三条家的短刀催了好久。而短刀的关注太过容易被转移,不一会儿就把他抛在了脑后。

    凑近了看,青江毫不费神地就找到了自己近似墨绿色的字签。他向审神者打趣这么浓厚的颜色怎么能让墨迹看得清楚,却被反问你是祈愿还是在对某人作出暗示想要得到回应。擅长满嘴跑火车的大胁差难得地哑口无言。

    挂在它斜上方的绿色纸签归属于谁,青江一清二楚。深绿和浅绿,他还曾腹诽过审神者将颜色过于细分,连在签上的署名都可以省去。

    偷看别人的心愿是不合适的,青江知道。所以他没动手,而是盯着那张字签,等着夜风将它翻转过来。

    死死盯了好久,青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傻气且好笑。

    真的是喝醉了,他忍不住摇了摇头,长久居住在神社的御神刀能有什么心愿,不外乎就是‘平安健康’之类。他故作不在意,转身返回。

    喝完水,回去好好睡一觉……青江低垂着视线在心中这么叮嘱自己,快走到厨房门口,他抬眼,发现想要偷看的字条的主人坐在廊上。

    ……你看,你都醉得出现幻觉了。脑子里是这么想的,青江却停在了原地一步都迈不出去。坐着的人察觉了,转过头来不再赏月,对上了他的视线。

    夜风终于吹来的凉意是使他清醒亦或是更加混乱,不得而知。青江想说一个关于自己衣衫不整的玩笑话,更有一个几乎要脱口而出的问题,他半张着嘴但发不出声音。

    最终石切丸解救了在醉意、惊讶、或许还有些其他不知明情绪作用下失去反应了的笑面青江。

    举起身旁的茶杯,御神刀带着柔和的笑意:“有些冷,要一起喝杯热茶吗?”

 

 

 

 

 

=============2016/08/31 END===========

*一个从七夕写到现在的脑洞……勉强赶上8月【并没有

*并不伶牙俐齿,还有些傻气的青江【

 看在他喝醉的份上,原谅他吧【怪谁

*没有数珠丸,本丸的青江刀派只有一个人【审神者手动再见】

*欢迎纠错 感谢阅读



评论 ( 2 )
热度 ( 51 )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