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本丸] 梅雨当日记事

[本丸] 梅雨当日记事

#微博给@铁打的阿燃 的生日贺文

#伪全员

#没有实际cp描写,但多个cp倾向有 ←避雷可先查看tag

#第一次写歌仙好方(




    审神者有段时间没出现了。

    自从本丸换了新的景趣之后,雨便从早到晚淅淅沥沥地下着。在灵力的稳护下倒也不会发生什么洪涝,只是萦绕不散的潮气侵略性十足,仿佛能锈到人的骨子里。

    泥土吸饱了水分变得泥泞,落脚稍一用力就会溅得一身斑斑点点。



*09:40 am

    “路上要小心,若有危险万般不可贸然追击。”一期一振叮嘱道,将纸伞亲自塞进队伍里每个人的手里。

    “是——”藤四郎们一如既往地兴致高涨,梅雨的阴郁丝毫没有影响到他们。

    再次检查了装备,然后朝兄长挥手告别,一行人嬉闹着出发了。隔了老远忽然听见乱藤四郎拔高的声音,似乎是被谁溅上了泥水。

    “没事的。已经不是第一次出阵了。”一同送行的山姥切国广忍不住说。

    “是……但总还是会有些担心。”一期一振有些苦恼地笑了,在短刀们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雨幕中后终于收回了视线。两人一起合力关上了本丸的大门,回到廊上。沾了泥泞的鞋子被收在了廊桥底下,被甩过的纸伞搁进了廊柱旁的笼里。这时另一个身影出现在长廊上。

    “两位,第二部队已经出发了吗?”近侍青江穿着内番服带来了干毛巾,半个手掌缩在袖子里朝他们挥了挥手。




*13:07 pm

    “……又要变得浑身是泥了。”宗三左文字看着泥地,说。

    “让你换上更高的木屐,你又不愿意,”压切长谷部一只手拿着刚找来的两把纸伞,另一只手抓着从厨房下来的物品清单,“仓库不远,踩在石板上,小心点就是了。”

    “弄脏了也许就不会再想将我带去炫耀了吧,”踏上石板路还没两步,宗三的脚踝上已经沾上了泥点,他倒也就随性地走了,“沾上泥土或许也是好事。”

    “主从一开始就没有——喂!”长谷部一把捞住了宗三的腰,阻止了他摔进泥水里,“我不是说了小心点吗!”



*13:35 pm

    “东西拿——是小夜啊。”歌仙兼定抬高的声音又降了下来。

    “我来,泡点茶。”厨房里一片混乱,小夜左文字左找右找,好不容易找到个空着的炉子烧上热水。

    “啊啊啊!!宗三他们怎么还不回来……”缺少了主要的食材,晚宴的重头菜迟迟没法着手准备,歌仙兼定在厨房里来回踱着步子。

    “总是打开看,不好吧……”小夜坐在小木凳上等着水开,看着歌仙把炖着汤的锅子掀开看了一遍又一遍。

    “小夜君说的没错哦…歌仙君还是冷静下来吧……”烛台切光忠笑得有些无奈,“会赶得上的,不要太担心……”

    话音刚落,就有人朝这边来了。宗三左文字一人拎着篮子出现在视线里。

    “宗三哥。”小夜马上跑上前去。

    “要的东西来了,”宗三把篮子放上桌面,一只手摸了摸小夜趴在桌子旁的脑袋,“还有一部分,等我再去一次。”

    “长谷部君呢?”烛台切犹记得歌仙是叫了他们两人一块去取食材的。

    “啊,那个家伙,在石阶上摔了一跤,”宗三的声音里有藏不住的笑意,“拿着的东西都散了,所以我得再去拿一次。”

    “没事吧?”歌仙挑眉问。

    “我让他去换衣服并且去手入室检查一下,”等歌仙和烛台切把篮子里的东西都拿出来后,宗三扯起篮子打算走了,“应该没事,只是太丢脸了。”

    “对那个长谷部来说还真是意外……”歌仙感叹。

    “宗三哥,要帮忙吗?”小夜扯了扯宗三的围裙问。

    “东西不多,没关系的,”宗三转身在门前又摸了摸小夜的头,“谢谢小夜。小夜也有自己的事要做吧?”

    炉上的水壶应声叫了起来,吹出长长的气哨。同时走廊上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宗三左文字前脚刚走,后脚和泉守兼定就冲了进来。

    “喔之定!”他朝歌仙说,“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吗!”

    “兼桑!”果不其然身后跟着堀川国光,“湿气这么重在廊上跑是很危险的……”

    烛台切送走了小夜,顺便往他的托盘上又放了一盆荻饼。

    歌仙环顾了下桌上的食材,敲了敲手心,说:“正好,来做‘那个’吧。”




*13:50 pm

    “茶来了。”小夜左文字拉开餐室的门。

    “喔小夜坊,真是谢谢你,”鹤丸国永起身走来接过了小夜手上的托盘,“嗯,这个是?”他指着托盘上的一盆东西问。

    “烛台切先生说,是‘光忠独家荻饼·梅雨特别版’。”小夜回答。

    “真不愧是光坊,”鹤丸国永感叹着摇了摇头,“只是感觉,好像还缺了什么……”

    “是茶吗?”莺丸从桌上抬头,“还真是及时地救了我一命。”

     “……两位在做什么呢?”看着桌上纸笔墨一片狼藉,小夜也忍不住开口问。

    “我们在想啊,写个横幅什么的吧,”鹤丸国永盘腿坐下,“挂着也有气势点。”

    “不过还真是难写好呢,”莺丸说着又扯了一张新的宣纸,“三日月又不肯帮忙。”

    “哈哈哈哈,”三日月宗近的笑声从角落里的一张桌子传来,“还是这边简单的活比较适合我。”

    与三日月同桌的有山姥切国广,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一整个桌面上也是乱糟糟地摆了一堆的各色纸片,三日月在用手上的长纸条粘成圆环做着简易的彩带。

    “才不简单好吗!”加州清光不服气地反驳道,手里快速又熟练地折着彩纸,红色的纸张不一会儿就变成了怒放的花朵。大和守安定在一旁笑出了声,接着就被加州捅了个胳膊拐。

    “歌仙好像,已经把横幅写好了……”小夜开口说。

    “真的!?”鹤丸国永一脸惊讶。

    “嗯,好几天前我就看到他在准备了,”小夜走到墙角的柜子里翻找了一阵,拿出了薄薄一沓被折起来的白纸,“在这里。”

    “还好有小夜君。”莺丸如释重负般放下了手中的毛笔。

     “什么什么,你们在做什么?”呼啦的一下,今剑和其余未出阵的粟田口短刀涌了进来。

    “太好了,这边还缺人手,”大和守安定挥挥手招呼所有人过来,“小夜也是,来帮忙做彩旗和花环吧?有什么不会就问山姥切君。”

    “哎!?”默默剪着旗子的打刀一惊。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14:53pm

    “兼桑捏得是马吗,真厉害呢!”

    “是兔子。”

    “啊,这个是鸡吗?”

    “那是马。”

    “没关系,只要是兼桑做的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吃掉。”

    “是要给主吃的不是给国广你啊!!!”


    “歌仙君为什么要让他们捏那个面团呢?”烛台切指了指坐在厨房一角的两人,“这不在原本的菜单上吧。”

    “那个啊,”歌仙兼定头也不抬地说,“那是让和泉守安静不来捣乱的最好方法。”

    “性格真恶劣呢,歌仙。”搬完东西又被留下的宗三洗着菜,幽幽地说。

    “要的盘子我拿来了。”蜂须贺虎徹站在门口,看着杂乱的厨房一时不知怎么落脚。

    “太好了,总算又来了个能用的人”歌仙兼定停下手里的刀,帮忙在厨房中央的长桌上理出空位来给蜂须贺放餐盘,“寿司盒呢?”

    “在这里。”长曾弥虎徹捧着垒起来五层的黑漆盒子闪了进来,浦岛虎徹跟在后头朝厨房里挥了挥手。

    歌仙把寿司盒排开,发现里头还装着些碗筷餐具,“这些直接送到餐室去吧。”

    “我来我来!”浦岛虎徹冲上来,等歌仙把东西在托盘上摆好后就乐颠颠地端走了。

    长曾弥四下环顾了眼厨房,挠着后脑说:“要不,我再去搬张长桌子来?”

    “那真是太好了,”烛台切笑道,他正在把摊好的蛋饼切成丝,“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长曾弥摆了摆手,正好听见蜂须贺小声地嘟囔:“赝品也就剩下力气还有可用之处了。”

    “你啊,”长曾弥走上前,站在了着手准备捏寿司的蜂须贺身后,“要干活倒是先把外衣脱掉吧,不嫌麻烦吗?”在蜂须贺反应过来之前推高了他的手肘,顺势把那件绣金的外衣脱了下来,长曾弥就闪出了厨房,“会帮你放回房间的,安心吧!”

    “那个混蛋!”眼见着蜂须贺咬牙切齿就要追上去,歌仙连忙将人按住:“今天就算了,算了。”

    “咱回来啦!”陆奥守吉行提着鱼筐进来了,“刚才长曾弥从这里好快跑出来了,是干嘛了?”

    “不可饶恕的大罪哦。”宗三平静地说。

    “哇哇!那家伙…怎么回事啊……”陆奥守显然是被吓到了,“啊,咱把鱼买回来了!可新鲜着!”

    “真是及时,太感谢了,”烛台切擦了擦手前来看了看筐里的鲤鱼,“江户的街上有很多不错的食材呢。”

    “没错没错!其他小玩意儿也很多呐!”陆奥守咧嘴一笑,“咱买到了很棒的礼物哦!”




*15:21 pm

    “哦呀,人还真多呢。”青江拉开门,屋外连绵不止的雨声一下子清晰了起来。

    “终于来了!青江你跑到哪里去了啊!”

    “请神刀大人去祝福加持了呀。”青江闪身,让身后的石切丸进来。

    “太好了!”大和守安定高兴地招手,“我们在挂彩带,高的地方能请石切丸帮忙吗?”

    “喂喂!这边先扶好再说话啊!”加州清光踩在梯子的最上端感到晃动而惊叫。

    “当然可以。”石切丸走上前去扶住了加州。

    

    “三日月!我和莺写的,哪个比较好看!?”鹤丸国永抓着两张纸朝三日月宗近喊道。

    一张白色的方形宣纸上写着“寿”,一张红色的方形金箔纸上写着“祝”。

    “嗯嗯,都很好。”三日月宗近笑着答。

    “你根本就没看吧!”

    “白纸上写着看起来不觉得很奇怪吗。”莺丸指着鹤丸的字说。

    “红纸就不奇怪了吗??”

    “什么纸其实无所谓,只是鹤的字太难看了吧。”

    “喂莺你这家伙!我要把你的茶喝掉哦!!”

    “你去帮个忙吧……”山姥切国广实在不忍心,用胳膊肘捅了捅一旁的三日月。

    “我觉得在这儿看挺好的,而且我比较喜欢坐在这边。”三日月毫不在意地回答。


    餐室里乱糟糟乱哄哄的,青江一个人蹲到了墙角的暖笼旁。

    房间里说话的人声络绎不绝,外头的雨声要靠近了障子才能听清。人一多起来似乎就没什么必要,青江还是拨了拨暖笼里的煤炭又填上了几块。梅雨的湿冷徘徊在障子缝底下,在这个日子里还是别让它侵入进来的好。

    虽然当了挺久的近侍,自己倒也没做什么事。

    毕竟审神者也是很久没出现了。

    最开始还会坐在主的房间里,从早晨等到下午,再到晚上。现在他也不再坐着干等了。下着雨没法进行畑作,不出阵马匹也不需要每天保养,他就到厨房去帮帮忙,或者是去手合场看看。偶尔骚扰一下石切丸,两个人坐在审神者的房门口看着下雨喝着茶。

    今天早上,他用自己的灵力打开了往合战场的传送门,要保证传送门的开启就要持续消耗灵力,他还特意请石切丸帮忙加护。现在,灵力的过度消耗使他有些疲倦了。

    青江在暖笼旁边缩成了一团,打了个哈欠。

    听见又有人拉开了门,次郎太刀和太郎太刀搬来了酒,还有谁嚷嚷着摘好了花。

    青江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房间里的其他人也未曾注意到。







*18:13 pm

    感觉到有人一直在摇自己的肩膀,于是青江醒了。

    “终于醒了,”歌仙兼定长舒了一口气,“吓我一跳。”

    青江眨眨眼,偏头看向歌仙的身后。乱七八糟的餐室已经被收拾得干净如初,桌子和坐垫都已经整齐的摆好了。桌上有花,有酒,还有一群人忙碌了一下午准备的菜肴。早上出阵的粟田口们也在房间里,已经洗完澡换上了便服,正在帮一期一振摆着餐具。

    “怎样?”青江问。

    歌仙摇了摇头,知道他问的是出阵情况,“没有用,不是审神者的话,不要说拾得刀剑了,似乎连练度都不会增加。”

    “啊……”青江叹了口气,脑袋靠上身后的墙面,“意料之内。”

    “你也是努力过的了。”歌仙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有人发现了这边的情况,匆忙地跑了过来。

    五虎退在两人面前蹲下,小声地说:“青江君…对不起、没能完成任务……”

    “没事没事,”青江笑着揉了揉那头白色的卷发,“不是退酱的错哦。”

    “不过、在王点的时候我看到了!”五虎退用手比划着,“有一个很高的大个子,”

    “他也摸了五虎退的头,还说:‘下次叫你们的审神者一起来。’”短刀有些激动,金色的大眼睛里闪着光,“那个人是不是就是,‘日本号’?”

    青江和歌仙都愣住了。

    “嗯、啊……可能……吧?”



    “歌仙,你要贴横幅吗?”小夜左文字也跑了过来。

    “啊对,也差不多该开始了,”歌仙站了起来,顺便扯起了青江,“来搭把手。”





*18:30 pm

    一切都准备得差不多,众人陆续地坐下。

    屋里安静了下来,屋外的雨声也因此略微得清晰了,但总有些窸窸窣窣的嬉闹声无法平静,粟田口的短刀们将自己包装的礼物举给兄长看,期盼着得到夸奖。还有人已经忍不住倒起了酒。

    歌仙和青江一人拿着纸张的一头,缓缓地展开。长谷部在背面刷上胶水,两人踩上矮凳,比对好位置后将它贴上了墙面,并拍打保证稳固。




    “嘭——!”

    鹤丸国永不知从哪里掏出了礼花,对着上空一把拉开。彩带和亮纸片飘飘洒洒了一地。







「祝!審神者·誕生日!」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鹤啊,彩带都掉进菜里了。”

    “……挑出来就好啦!”












    祝君武运昌隆。
















    愿您早日归来。












=====梅雨·2016年7月3日完=====

*希望阿燃能早日戒du屁股,日本号还没捞到呢【。

*来不及二查,嗯,这就是我啊【喂

评论 ( 3 )
热度 ( 89 )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