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压切宗】无意暴露的亲吻

#借梗有,文后说明

#超短打

 

 

    第二部队结束了在桶狭间的战斗,一行人终于放松了紧绷着的神经。在返回本丸的路上,交谈声和嬉笑声逐渐多了起来。

    莺丸和三条家刚显现于本丸的小狐丸骑着马在队伍的最前方,后方稍有段距离是石切丸和药研藤四郎。短刀和神刀饶有兴趣地在讨论着什么,长谷部在队伍的最后听不清楚。

    不同于出阵时的率先冲锋,长谷部在回程的路上刻意走在了队伍的末尾。这一次的出阵主要是为了提高小狐丸的练度,队伍的等级相对不怎么平均。即使不是队长,六人中等级最高的长谷部还是自觉担当起了殿后警惕奇袭的责任。

    有个人悄悄地落到了队伍的末尾来,长谷部是知道的。

 

    因为意料之外的检非违使,等级有所差距的六人吃了点苦头,好在石切丸利落的一斩将战斗结束于不利之前。宗三左文字自从受了轻伤后就有些疲惫,袈裟被划了几个口子,身上倒是没有伤,只是跟压切长谷部一样有些灰头土脸的。

    套着红色马具的黑马甩了甩尾巴打了个响鼻,长谷部的白毛也跟着“呼噜”了两声,像是回应。花柑子凑近了来,两匹马几乎是贴着并行,因为一同饲养的时间够长倒也相安无事。

    收紧了缰绳,长谷部驾驭着马匹减速。两个人离队伍又稍微拉开了些距离。他脱下右手已经沾了灰尘和血迹的白手套,斜着身子用大拇指抹掉了宗三脸上的灰渍。

    宗三略微偏过头让他抚摸,什么也没说。

    再次目睹原主的死还是对他产生了影响吗?长谷部也不知道。战场上的宗三仍旧是干脆地挥刀,一刀封喉地了结了溯行军的性命。今川义元被斩杀的时候长谷部忍不住看了宗三一眼,那人倒是没什么表情,反手将从背后偷袭的敌军干净地一斩为二。

    那瞬间长谷部为自己的不信任感到羞愧。

 

    穿过面前的小树林就将到达返回本丸的传送点,长谷部忽然用手指托住宗三的下颚,牵引他转过头来。在树枝投下的阴影将他们覆盖时,两人在马背上交换了一个吻。很迅速的,不过两三秒的接触。

    有点灰扑扑的尘土味,分开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舔了舔嘴唇。

    明明是自己主动的,长谷部正过身子的时候却有些脸红。他的重心刚回到自己的马背上,就被拽住了衣袖,换作宗三一个使劲,倾身过来主动吻上了他。

    一、二、三、四、五。

    有阳光穿过叶片落到宗三脸上的时候他们分开了。

 

    “啾啪。”

 

    ……嗯?

 

    “你们啊,还真是不让人发现都不行。”不知道什么时候石切丸已经赶到队伍最前去了,药研藤四郎回过头一脸坏笑。

    湿润后的嘴唇分开时发出了意料之外的声音,当事的两人迅速地扭开了头涨红了脸。

 

    “喂喂,这样不是搞的我像坏人一样嘛!”药研仰头长叹,夹紧马腹去追前面的三人,把一下离开老远的两人甩在了身后。

 

 

 

 

 

 

 

============================END=============================

*“啾啪”的原梗来自《星期恋人》电影上映见面会里james的自爆料wwww

  指路→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615100/   有空请务必去被闪瞎(

*写到中间我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结尾有没有神转折的感觉,吓到了吗!(

*又没二查,欢迎纠错(喂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 ( 54 )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