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三山】不胜酒力

#迟得不能再迟的重文指定纪念贺文

#超短打

#含刀舞捏他

 

 


 

    “到这边来。”那人张口这么一说,他竟然也毫无抵抗地顺从了。

 

    他们坐在一处偏廊,没有灯光,只有月色皎洁。

    三日月从他头顶的披布开始落下亲吻。接着是额发,然后是眉心,再到鼻梁。痒痒的,惹得他忍不住眨起了眼睛。

    “喂,可以了……”他话还没说完,吻就落到了唇上。只是亲昵地贴着,缓缓地磨蹭。

    山姥切国广大概是醉了,唇上轻柔的触感像是催化,让他的意识糊成了一片。

    三日月眼里的新月也落在了他的眼里,三日月稍长的那侧发丝搔着他的脖颈,三日月的呼吸……山姥切国广几乎要闭上了眼睛。

    他们的鼻尖也贴在一起,两人的呼吸都带着原本让他厌恶的酒气。

    山姥切国广在宴会上喝了很多酒,自愿的、非自愿的。三日月宗近坐在审神者的另一旁,笑着,酒盏也是从未空过。

    三日月实则有些贪酒,但山姥切是真的不胜酒力。

    几轮酒过去,眼见着另一场混乱就要开始,三日月悄悄地握住他的手,将他带了出来。

 

    “醉了吗?”三日月问,带着笑意,气息拂过他的嘴唇。

    “酒气……讨厌……”他喃喃道。

    三日月笑了,细微的震动通过两人贴合的皮肤传来。

    “为什么、突然……”他发问。

    “因为今天是值得庆贺的日子。”三日月闭上眼睛,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脸。

    “是吗……”

    “不是的,”突然睁开的双眼,凌厉的新月直直地看向他,使得山姥切也不住地睁大了眼睛,三日月说,“不只是今天。山姥切在这本丸里的每一天都是。”

    那人放在他腰背上的手缓缓施力,将他拉近。

    “山姥切国广存在的每一天我都想庆祝,山姥切国广的每一天我都想独占为己有。”

 

    不远处,酒又过了三巡,似乎才有人发现宴会的主角不见了。有人到走廊上来,呼唤着他的名字,隐约也听见了“三日月”几个字。

    “嘘,”三日月宗近说,别让他们发现了。

 

    “……このくそじじい。”山姥切国广的手攀上他的肩,偏了偏头,主动张开了嘴。

 

 

 

 

=============================END====================================================

*刀舞月下对谈里,爷爷给切国倒了一次酒,自己偷偷地喝了三杯。(并没有偷偷  切国见到不动的时候也嫌弃了人家一身酒味,所以做了这样的私设。

*最后是刀舞里有的台词,荒牧在推上也发过的,直译是这个臭老头(感谢 @加卡利亞 提供的直译!)说的语气太可爱了请大家体会意会一下……(被打

*没有二查,欢迎捉虫……贞酱实装了我要去gan——

*感谢阅读

评论 ( 6 )
热度 ( 33 )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