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石青短打】君と羊と青

#石青前提下,现paro

#没头没尾的一个脑洞

#题目取自:Radwimps-君と羊と青 

    然而并没有什么联系【。




    石切丸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水底。

    眼前一片波动的莹蓝,被不知从哪儿来的光线照得光怪陆离。

    他吓得闭上了眼屏住呼吸,胡乱摆着手臂,却发现这水并非实体。身上没有潮湿的感觉,手掌也感受不到液体的张力,石切丸重新睁开了眼睛。他转动眼珠左右查看,眼前的光景确实是水底没错,无法解释自己为何更像是飘浮在空气中。

    缓缓地从肺部挤压出一丝空气,一连串的气泡迅速从他嘴边升起,吓得他把剩下半口气又憋了回去。

    水?不是水?

    他又尝试着张开五指,指缝中没有任何阻力。石切丸深吸了一口气,然而灌入气管的却是不受控制的冰凉液体,窒息感如山般迅猛地压下。他挣扎了没几下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的时候,石切丸发现自己在如同处于空气中般缓慢地呼吸着。细小的气泡在他眼前有规律地升起,漂浮到看不见的水面上去了。

    他正“站”在这液体中。身体能够感到浮力却无法感知他周身的液体,石切丸仰起头四处张望,观察他所处的这个空间。

    光线从头顶上不知何处的水面上照下来,到他眼前这一区域已经没了亮度。像是深海潜泳时能看到的景色,却连一根漂浮的海草都没见到,干净得让人发怵。脚底的液体由蓝渡向黑。石切丸上不知水面有多高,下不测水底有多深,比起说在什么水域中,更像是被困在了一块渐变的树脂晶体里。

    忽然,一丝声波钻进了他的耳朵。

    远处有人。

    有多远?石切丸不知道,若是在地面上,大概是远到无法听见的距离。但在这死寂的水里,这声音微弱却清晰。一蹬脚,石切丸朝着声音的方向“游”去。

    他游了好久,那声音却没有增强。若有若无地绕着他,在石切丸要放弃的时候又清晰地钻进他的耳朵里,吐出几个意义不明的音调,像是引诱。石切丸觉得自己仿佛是离了群的海豚,要顺着不知道几个月前同伴留下的踪迹,穿过整个太平洋去寻找自己的族群。

    即使在这水里他感觉不到力气的消耗,一模一样的景色看得多了石切丸也有些心烦,更何况他根本说不清那声音是不是只是自己的幻听。石切丸停下了,他打算向上游。看看能不能逃离这个空间。这时前方有几个隐约的黑影出现。

    耳朵里的声音渐渐变得清晰了,同时能听到他自己的心跳如鼓般擂动。

    那根本不是“人”。

    就算隔得很远,石切丸也能看得出来,人在水里无法动作得那么流畅,也不是那样的体型。那是“人鱼”。

    自己一直听到的,是“人鱼”的“歌声”。

    石切丸摇了摇头,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在梦境中,现在只需要找到方法,让自己醒来便是了。

    咬和掐带来的疼痛感根本不起作用,石切丸在原地手忙脚乱了好一阵也没有任何效果,显得十分狼狈。他叹了口气,好大一个气泡从他嘴边升起,摇摇晃晃的向上漂浮。那就去看看吧,石切丸想着,朝那些黑影游去。

    仿佛察觉到了他的接近,“人鱼”四散开来,一眨眼就没了踪影。

    石切丸停了下来,有些尴尬。“人鱼”不见了,声音也消失了,这个空间里又只剩下了石切丸一个人。

    他想了想,还是向上去看看吧。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闪电般接近他,绿色的鳞片闪着妖冶的光,石切丸一惊,黑影已经到了眼前,他仅存的印象是一张面容姣好的脸,血红的双眼,以及薄唇轻启,露出的一口尖锐的獠牙直冲他来。

    石切丸惊醒了,额头上大汗淋漓。

    他喘着粗气,转头时发现身旁的人也醒了。笑面青江盯着他,同他一样大口喘息着,刘海被汗浸湿了贴在脸上。

    石切丸突然感到脖颈发凉。他错了,那不是他的梦,所以石切丸怎么也弄不醒自己。

    那是笑面青江的梦。

    那只“人鱼”,长着跟笑面青江一模一样的脸。

=================END-05/30/2016-==============

*没什么实质性内容,感谢阅读。

评论 ( 2 )
热度 ( 10 )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