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短打】「極」脑洞

#全员黑化……?爷爷很黑。

#关于极+音乐剧的联合脑洞。

#!!!私设如山!!!我就是想写叛逃(x

#有死亡、破坏描写,不适者勿进

#都是因为爷爷的送别台词太黑了(甩锅(。

#形象脑补麻璃月

 

【BGM:刀音:名残月&返歌·名残月】

 

私设:

-关于「極」的假设:极的修行是去往一个独立的空间。

-关于叛逃系统:通过「極」的修行,来检验刀剑对现主是否忠诚,否则激发叛逃。

-其他标注在文后。

 

 

 

 

-【院内】-

 

丑时三刻。

 

搁在墙角的天平倾向一端,上头系着的铃铛一时丁零作响。

笼子里的白鸟叫了起来,朝屋子里摇晃着脑袋。

一片黑暗中,三日月宗近睁开了双眼。

 

“多久了?”他问。

“69小时。”莺丸端坐在门旁,手里还捧着茶杯。茶早已凉透了,穿透和纸的月光洒在他身上。

屋内深处有人发出一声叹息。

“岩融就留下吧。”三日月开口道。右前方的一个身影晃了晃,不再有动作。

“其他不变。既然是夜战,打刀以上不要掉以轻心。”三日月宗近站了起来,刀鞘与盔甲相碰撞发出声响。

他朝自己的右侧看去,说:“队长,下达指令吧。”

“……击退山姥可不是我的工作。”山姥切国广的声音。

“哈哈哈,”三日月笑了,“这可不是击退山姥呀。”

 

障子被人一把拉开,亮得发冷的月光洪水般涌入屋内。屋外一片寂静,连虫鸣都没有。倒映着月相的水面不曾泛动过波纹,飘落的樱花就那样停在半空中。时间在此静止了。

莺丸转动手里的茶杯,粗粝的表面摩擦着手心。往哪儿去?他问。

一阵刀剑出鞘声,冷硬的铁在月下反着寒光。

“西历1188年,”三日月说,“阿津贺志山。”(1)

 

 

-【阿津贺志山】-

 

起风了,山林被吹得沙沙作响,在其中穿梭的脚步声也因此被掩盖了过去。

白色的小身影以令人惊叹的速度前行着,在月下的森林里宛若一道魅影。

即使树枝茂盛,自己的白衫还是过于明显,这一点他是知道的。所以只能再加快脚步,更快,才有逃走的希望。

才能早一点,赶到那人的身边。

 

‘当初要是没有提出修行就好了……’他忍不住想。‘怎么有办法,能够压抑住这份心情呢?’

‘想要见他,想要再见他一次。不,一次怎么能够呢!’

‘想拉着他转圈,想让他再陪我玩捉迷藏!’

‘原来厚他们,去做的是这么复杂的事情啊……’

他突然停下了。身后来人的气息已经十分明显。

“这样不行啊,三日月,”如同撒娇般,今剑俏皮地说,“这样玩捉迷藏,很快就会被发现的哦?”

 

“唔…被发现也没办法了,爷爷我可不擅长这类的游戏啊,”三日月站在树杈上掩嘴笑了,深蓝的狩衣下摆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比起我,你这一身还是真是狼狈,一点都不像小天狗了哦?”

“是吧!”今剑嘟囔着扯了扯袖子,“这怎么有这么多泥啊。我的头发上都是树叶儿了!”

“跟我回本丸吧,让审神者给你打理打理就好了。”三日月说。

“嗯嗯!不过…我还有一个想去的地方呐。等我回来,就跟三日月回去好不好?”跳着在原地转了一圈,今剑眨了眨那双红色的大眼睛。下个瞬间,白色的小天狗就已经消失了。

“捉迷藏呢,‘鬼’是要抓到人才算赢哦。”

 

 

-【院内】-

 

“岩融,怎么了吗?”莺丸察觉身边的人有些坐立不安。

“不、没什么事…只是,”身材高大的薙刀又叹了一口气,“一直以来都平安无事,为什么偏偏是他呢?”

“即使怀念旧主,过去已经是过去,对我们而言重要的,应该是现在和未来的战斗啊!”(2)

“三日月不是说过吗?‘我们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物品了’(3),正是因为有了人的形体、被赋予了人的感情,一切才会变得这般无法捉摸吧,”莺丸把手里的茶杯倒过来,在这静止的时间里,连杯中的茶水都不会流下,“这也正是为何,我们会在这个时空里存在的意义。”

“将一切的叛乱,扼死于胎中啊。”

 

 

-【阿津贺志山】-

 

今剑对着清澈的水面,借着月光,把粘上的树叶都取了下来,又把脚上的木屐脱下,在河水里洗净了泥土。

马上就到了,很快就能再见到了,源义经大人。

他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理了理头发,有些按耐不住的兴奋。

就在这时候,他看见了,今夜的第三个月亮。

夜空中的上弦月,水面上的倒影,还有站在河的上游,朝他微笑的三日月。

 

寅时。

刀剑碰撞的声音划破阿津贺志山的宁静,在河畔的草丛中,一场厮杀开始了。

即使是夜战,长不足一尺的本体,让他在与太刀的打斗中还是略显不利。如果不是贴身的近战,要想撂倒来追击的太刀仍旧是冒险,比起正面抗衡,不如靠隐蔽和机动逃脱。从小狐丸的刀下堪堪闪过,今剑躲进了草丛里。有人高的草丛是极好的遮蔽,但对于付丧神来说,只不过是给视野蒙上一层透明的纱布罢了,最终还是侦查与隐蔽数值的较量。

“还要玩捉迷藏吗?就陪你嬉耍一番吧。”河岸边的大树上,三日月掌控着全局。

 

“能强行从「極」的时空里脱出,还闯破了合战场的结界,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三日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今剑又加快了脚步。前方突然露出一角白布。草丛中一片被刻意削平露出的空地上,白色的披风分外眼熟。今剑连忙刹住脚步调转方向,此时,一把胁差从身后飞来,穿过小臂把他钉在了泥地上。

堀川国广隐身于草丛中,晶蓝的眸子在夜色中闪着冷光。

一双皮鞋踩在他跟前的土地上,今剑堪堪抬头,山姥切国广的金发也像是一轮明月散发着光辉。

“现在停下,我们还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山姥切国广说。

没有刀装的保护,堀川的一击将他伤得不轻,今剑喘着粗气,手臂流出的血把身下的土地浸湿了一大块。

“我只想…再去见一面……义经公……再见他一面……”白色的小天狗抽噎了起来,红色的大眼睛含满了泪水,“修行里的义经公是假的…是个骗子……!我要去找真正的义经公……我要让真正的义经公、再看我一眼……”

“那么审神者呢,”小狐丸从草丛中走出,将手中的刀收入刀鞘,“你现在的主人,就这样抛弃了吗?”

“我只是去看看义经公!看完义经公……我就会回去的……!”语毕,手起刀落,泥地上只剩一节断臂,在所有付丧神都惊讶之时,短刀已经跳了起来,逃出了包围圈。

三日月将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

“我向来不相信口头之语,”他低声说,“口头之语,尽是谎言。”(4)

“如此举动,有无叛逃之心,已经明了。”

三日月抬起手,一道黑影从他身后窜出,几乎是同一瞬间,一把短刀穿透了今剑的身体。“扑通”的一声,是肉身倒在地上发出的闷响。

夜战中,短刀占有极大的优势,胁差的实力也有所加成。因此堀川的偷袭才能成功。然而现今对于有些刀,夜战的加成几乎可以忽视,他们自身,就是必杀的存在。

「極」厚藤四郎站在今剑的尸体旁,弯下腰拔出了自己的短刀,抖了抖手腕甩掉了血迹。

 

“结束了。”三日月宗近从空中缓缓落下,仿佛月亮降到地面上来了,风吹起他的头发。

他俯下身,从今剑身上摸出一封书信,展开阅读,随后冷笑了一声。赶来的山姥切国广从怀中取出一把短刀,白色的刀身光洁无瑕。三日月走上前,往其中注入灵力,山姥切的怀里就多了一个小身形。地上的尸体不见了,今剑蜷缩在山姥切的怀中,闭着眼睛,呼吸均匀。

厚藤四郎从山姥切的手中接过今剑,三日月从怀中取出一封信放进今剑的衣襟里。然后一个眨眼的瞬间,厚藤四郎也消失了。

 

山风拂过树林,偶有一声鸟鸣。

阿津贺志山回归一片寂静。

 

三日月拾起泥泞里的碎片,对着月亮瞧了瞧。

“人也好,刀也罢,”他说,“有形之物,终有消散之时。”

 

“又为何过于牵挂?”

他莞尔一笑,握紧的五指张开时,掌中的粉末像萤火一般,消散了。

 

 

-【院内】-

 

搁在墙角的天平“叮铃”一声归到平衡。

笼子里的白鸟叫了起来,朝屋子里摇晃着脑袋。

一片黑暗中,三日月宗近睁开了双眼。

 

“多久了?”他问。

“72小时正好。”莺丸端坐在门旁,手里还捧着茶杯。茶早已凉透了,穿透和纸的月光洒在他身上。

莺丸站起来,把鸟笼提到屋外。一打开笼门,鸟儿就扑闪着翅膀飞了出去。

白鸟飞过樱花树的梢头,像是穿过了一层结界般消失了。

 

樱花的花瓣落到水面上,激起一阵细小的涟漪。

 

时间又开始转动了。

 

 

 

——END(待修改)——

 

注:(1)(2)(3)(4)均改编自音乐剧。

 

私设补充:

—假设每24个小时寄回一封书信(第96小时回到本丸),所以每一次叛逃要赶在下一封书信(表明叛逃之心)发回之前被阻止。本文是第72小时,今剑发回第三封书信之前。

—由爷爷送别语音延伸的脑洞:

1.三日月知道「極」修行的内容,也知道会有刀剑因为无法承受而精神受创。

2.叛逃系统隐性实装,对于审神者来说是「未实装」的。因此有一个以三日月为首的队伍,负责阻止刀剑叛逃。必要时以同一把刀剑替换,确保最终结果都是「叛逃失败」。

—这个脑洞只适用于使用道具加速修行的婶婶。「修行呼び戻し鳩」使用后本丸内时间停止,实际上鳩被押下,确认「叛逃失败」后才真正放出。修行时间只是相对于审神者被压缩至一瞬间。

—「叛逃失败」成立的条件

1. 满96小时,鳩放出。

2. 叛逃的刀剑被替换,鳩放出。

—由音乐剧今剑脱离队伍引发的叛逃脑洞,所以又使用了今剑作事例……小天使我对不起他TAT

感谢阅读。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