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三山】撩起的衬衫下摆

#三山

#莺丸、长谷部、厚、青江、石切丸出场,略石青倾向。

 

 

(注:地理位置为,本丸进门后前方左侧为手入室,两人所坐长廊与前廊呈L形)

 

 

 

三日月宗近和莺丸坐在长廊上喝茶。

莺丸不知道为什么三日月不在茶室里好好坐着,却要约他到主议室的门口来喝茶。不过看在这壶好茶的份上,又照样能赏到院子里的花景,他也不打算再多过问。

 

忽然一阵脚步声,短刀们从三日月和莺丸的身后跑过,朝着大门去了。

第一部队回来了。

人形才刚在门口显现出来,粟田口家的一群刀“呼啦”地一下就围了上去。

在一圈短刀胁差里格外显眼的压切长谷部怀里抱着五虎退,银发的短刀看样子是受伤不轻,身旁的山姥切国广指示短刀们让出一条道,将五虎退送进了手入室。

 

“看起来不怎么顺利呐。”莺丸说道。

三日月点了点了头,没说话。

 

最后笑面青江手扶着厚藤四郎的肩膀进入了本丸。短刀脸上有明显的伤痕,山姥切国广上前说了些什么,两人点了点头,接着厚便被粟田口家的其他刀推进了手入室。

 

“山姥切队长有没有受伤?”短刀们又唧唧喳喳地围住了山姥切国广。

“没有,多谢关心……”即使是身为本丸里资历最老的刀,山姥切至今仍未习惯这一阵势。略略躲闪的目光,忍不住拽下额前披布的手,被不远处的两人尽收眼底。

长谷部往手入室的门口贴上了加速札。手入室的门马上打开了,五只小老虎率先跑了出来,随后才是五虎退和厚。又向其他队员确认过伤势后,长谷部才关上了手入室的门。众人陆续散开。

 

“午安,莺丸殿,三日月殿。”青江经过两人时问好。

“午安,青江君。”莺丸回应。

“食堂还留有午膳,青江君请务必前去补充体力。”三日月说道。

“十分感谢,三日月殿,”青江笑着摆了摆手,“那么我先失陪了。”

 

笑面青江没走几步,就在拐角处迎面遇上了石切丸。

“哦呀。午安,石切丸殿。”

“青江君。这是出阵归来了?可否受伤?”

“完全没有。不过似乎还有不净残留呢,可否请石切丸殿帮我祛除?”

“既然无碍,那就请去用餐吧。”

“我不是正在……”

三日月倒是一直听着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不过目光却始终聚焦在一处。

前廊上只剩长谷部和山姥切,二人怀中抱着此次出阵拾得的新刀剑,看样子是先要往审神者处汇报。

两人逐渐走得近了,此时原本离开的厚又返了回来。

 

厚藤四郎跑到山姥切国广的身边仰头向他说着些什么。山姥切国广低着头,金色的额发和鬓角与披布一同落下遮住了脸。

长谷部在一旁听了几句后,也开了口。

 

三日月和莺丸所坐的位置,虽然能清楚地看到三人的表情神态,却还是无法听清对话的内容。

在三日月的身旁,莺丸抬起茶杯喝茶的声音分外清晰。

 

此时变成长谷部和厚两人一应一合地朝山姥切说话,山姥切一副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目光一直在两人之间游离。

最终在长谷部的示意下,山姥切有了动作。他将怀中抱着的刀剑拢入右手的臂弯,一脸不情不愿地用左手拂开披布,解开腰部护甲上的绑带。无奈单手实在难以操作,右手圈着的刀剑又有下滑的样子,于是厚一把抱过了山姥切手上的所有刀剑。

山姥切卸下腰部护甲,撩起衬衫的下摆,左腰上一块大面积的乌青方才显露出来。长谷部俯下身查看,随后向上瞪了山姥切一眼。山姥切将头扭向右边,右手将披布拽得死死地遮住了脸。厚拉住山姥切的手臂就往手入室的方向带,吓得山姥切连忙摆手。

看着压切长谷部伸手在山姥切腰间确认了一番,三日月阖眼抬起茶杯抿了一口。

 

这个本丸,山姥切国广是来得最早的一把刀。厚藤四郎是山姥切国广在狐之助的指导下锻出的第一把刀。压切长谷部是山姥切国广独立锻出的第一把刀。

想整个本丸,大概也就只有这两人能对“担任近侍的第一部队队长”山姥切国广这般“随意”了。

 

三日月是能在本丸里自称“爷爷”也不为过的年龄,然而在这个本丸里,年龄实际上并不能代表什么。

 

“三日月殿?”莺丸似乎察觉到了三日月的心不在焉。

“哈哈哈哈,今日的天气真是不错。甚好甚好。”三日月睁开眼,看向院里的樱树笑着说。

 

 

 

如果山姥切国广所锻出的第一把刀是三日月宗近,会怎样呢?

 

 

 

-END-

 ===========================================

#本丸情况如文中所说。最早期的三把刀关系应该会很好吧。三人的关系就像是同窗了多年的好友一样。切国明明资历最老却总是被长谷部和厚君“严格照顾”(笑

感谢阅读。

评论 ( 3 )
热度 ( 30 )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