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圈子博:人生需要一些奔放的想法

[ES][岚泉岚] 圣诞夜前奏曲

#未挑明、未交往 前提下

#不知道在写些什么的短打

 

#国服星耀祭到了,把去年的坑挖出来发一发【

#虽然好像没什么提及,但还是标注一下:

一切对剧情的理解都还停留在去年,与现在剧情产生的偏差都请当作bug来看【



   

+

++

+++

++++

  

  

  

  

    校内兼职。

    那范围不是应该仅限于“校内”吗?

    濑名泉已经套进了玩偶装、站在了商业街上、朝路人发放着传单,却仍在执着于这一问题。

    街上的圣诞气氛浓郁,商户的门店也都费尽心思地装饰了一番。即便今年还没下过雪,橱窗里大量的泡沫雪花让衣装厚重的行人不由得产生了走在雪地里的错觉。

    年末逼近,在每年一度的「SS」召开前的圣诞祭也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像是为了给「SS」预热一般,校方花了大工夫在吸引校外人员来观看圣诞祭上,包括把“校内兼职”的场地挪到了离校不远的商业街。濑名泉当然不是为了宣传「S1」而来的,他是被鸣上岚死皮赖脸地磨来的。

    今年在圣诞星耀祭上要登场的是Knights,濑名泉手上梦之咲的传单里就夹藏着不少Knights的宣传单。范围在校外,学校的事就算是学生会也不会太注意,这是一个宣传Knights的好机会,鸣上岚是这么说的。

    兼职的机会是向一年级的紫之创偷偷交换来的,只能套在人偶装里。最初就不指望レオ会出现,睡间也在一开始就失去了踪影,没法到场的末子饱含歉意地设计并打印了宣传单。从街对面忽然朝他冲来的白猫人偶,是鸣上岚。

    路人只能看到一只白猫人偶在黑猫人偶的身旁不停地打转,没法看见濑名泉一脸嫌弃躲闪的表情。

    鸣上岚坐在一处不起眼的树下的花坛上,摘了猫咪头套放在一边。汗湿的头发成了与发尾更相近的暗金色,他闭着眼仰着头喘着粗气,试图让人偶服里的热量迅速地散发出去一些。明明要是不穿这一身,宣传效果更会好上不知道多少倍吧,濑名泉看着那张线条分明的脸这么想着,朝他走了过去。

    发觉濑名泉走过来了,鸣上岚便转过头来,又朝他露出了那种灿烂的微笑。

    “泉ちゃん~”他精神满满地朝濑名泉打着招呼,仿佛刚才那个筋疲力尽的人只是一个幻影。但濑名泉清楚得很,这种商业式的伪装:一个训练有素的偶像绝不会轻易让人看见自己疲惫的一面。

    “等天开始黑了就回去吧,”濑名泉也摘下了头套,他自己的状态也没好到哪儿去,汗水已经爬满了他的脖子,“累计的时间也够了,这种工作真是超——无聊——”

    鸣上岚点了点头:“刚刚司ちゃん发讯息来了,问我们晚上要不要再排练一会儿?”

    “哈?真是麻烦死了——既然末子这么积极的话,倒也不是不行。”濑名泉撩了一把刘海,手掌上满是汗水,他刚要开口询问鸣上岚有没有带着纸巾,一包便携抽纸和一瓶矿泉水就递了过来。

    鸣上岚对他笑着,亮晶晶的汗珠挂在他翘起的发尾上,像晶莹剔透的钻石:“幸苦啦,泉ちゃん。”

 

    等濑名泉换下玩偶服回到街上时,鸣上岚早已在那儿等着了。

    入冬很久了,太阳落山后的温度低得惊人。即便商业街的人流量再大,身周的彩灯多么明亮,也没法驱赶走无处不在的寒意。濑名泉先去取了一些在各商户处预留好的东西,等回来时鸣上岚站在休息区的景观树底下已经有个十几分钟了。他不停地往手上哈气,鼻尖被冻得通红。

    又不带手套,这是第几次了?濑名泉站在不远处的人流里看着鸣上岚,心里想,真是个笨蛋。

    商店里放着各式各样的圣诞歌曲,身旁的人来来往往毫无停歇,濑名泉站在原地,被人撞了好几次肩膀。他抱着自己也不明了的原因从远处望着鸣上岚,看那人偶尔仰起头来四处张望,担忧地皱着眉,又低头连鼻尖都埋进围巾里,交握着冻僵的双手。

    背后是挂满小彩灯的常青树,从树梢垂下的淡蓝色灯管是雪花形状的,绕树一周,像是把撑开的雪花伞,站在这之下的鸣上岚,金发和白肤闪着微光。柔和得不可置信。

    太柔和了,一点都不像那个黏得烦人的鸣上岚。濑名泉没来由地感到生气。他想冲过去,把鸣上岚从那个仿佛有魔力的屏障下拽出来——再闪亮一点,再耀眼一点,拿出那份让人火大的自信来啊。

    他当然没这么做。濑名泉只是突然地出现在鸣上岚面前把他吓了一跳,在鸣上岚开始埋怨之前把手里的袋子推进他怀里。

    “这是……”鸣上岚颇为惊讶。

    “圣诞礼物,看也知道了吧?”濑名泉没好气地说,“なるくん现在拆开也可以的哦。”

    “虽然人家想留着等圣诞节当天再拆开,不过既然泉ちゃん这么心急——”鸣上岚边说边笑眯眯地拆开了包装,往里头看去的时候又不自觉地张大了嘴,“啊啦啦,这可……”

    礼盒里躺着双做工精致的羊皮手套,触感之柔软让人在这寒冬里都能感到暖意。鸣上岚戴上了。手套的内里有一层薄薄的绒面,被包裹着的冻僵的指节仿佛瞬间融化开来了一般。

    “如果不是なるくん蠢到又没带手套,我也不用现在就把它送出来了,”濑名泉一副刻薄的模样说,“明明离圣诞节还有几天呢。这都是你的错吧,な—る—くん——”

    “是,是~泉ちゃん送的礼物人家最喜欢了,好开心~”

    濑名泉叹了口气:“明明才收到一个吧,就说‘最喜欢’什么——”

    “不过还真是吓了一跳,”鸣上岚探过身子来看濑名泉身后的几个购物袋,“泉ちゃん会给Knights的大家准备礼物,人家还以为只有那孩子有这个特权呢。”

    “我说啊,游くん的礼物当然会有而且是特别的。我们好歹也是一个unit的吧,这点人情面我还是知道的啊。”濑名泉这么说着却把袋子往身后又藏了藏,腾出一只手,敲上了鸣上岚的脑袋:“还有,‘那孩子’‘那孩子’的叫,なるくん不也就是个小屁孩吗?怎么说我也是なるくん的前辈,稍微关怀一下后辈不是很正常的吗。”

    濑名泉原本认为Knights就是个单纯靠利益维系在一起的组合,但不知不觉中大家却都各自认真了起来。

    其中就是这么个“小屁孩”,在背后为Knights操了多少心,濑名泉不是不知道。这家伙奉守的人生信条明明是“点到即止”来着。

    濑名泉从来没有摸过鸣上岚的头,以后大概也不会再有。

    比他还高的后辈呆呆地低着头任他蹂躏,忽然笑了一声才算反应过来。

    “回去了。”濑名泉也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收回了手,丢下一句话便率先要钻到人流里去了。

    “泉ちゃん,”鸣上岚在身后叫住了他。

    濑名泉满不情愿地回头,看到对方却是一副有些惊讶的表情。鸣上岚抬眼看向天空,双手不由自主地向上摊开:“下雪了。”

    先是一些过于细小的碎片,然后呈六角形的雪片晃晃悠悠地从天上坠下,落在鸣上岚戴着手套的掌心里,落在濑名泉风衣的肩膀上。

    身旁的路人们也纷纷停下脚步,欣赏起这迟到的第一场雪来,发出阵阵惊叹。

    濑名泉把围巾拉到了鼻子上面,阻隔着外界的冷意,他自己呼出的温热气体被围巾阻挡后变成了漫在脸上的微小水粒。他的视线顺着一朵从高空飘落的雪花往下,看着它落到了对面人金色的发顶。

    鸣上岚毫无察觉,仍在盯着自己掌心里缓慢融化的雪片瞧。

    濑名泉看着他,看着那金色的发丝,看着那人剔透的紫色眸子,看着那朵晶白的雪花。

    他觉得似乎下一秒,鸣上岚扇扇睫毛,就要化作精灵,消失了。






=END?=



评论
热度 ( 30 )

© Katsukixxx | Powered by LOFTER